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兵馬未動數據先行:大數據讓未來戰爭步入“精算時代”

發布時間:2018-05-21 16:17:09來源: 新浪

       2017年12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指出,大數據是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隨著信息技術和人類生產生活交匯融合,互聯網快速普及,全球數據呈現爆發增長、海量集聚的特點,對經濟發展、社會治理、國家管理、人民生活都產生了重大影響。大數據對國防和軍事的影響也是巨大的,已經被視為新的發力點,推動當前正在進行的新軍事革命向更加深入的方向發展。大數據究竟給軍事領域帶來了怎樣的影響?又會在戰爭中如何大顯身手?大數據使用的安全如何保障?為此,我們請相關專家從不同角度進行解讀。

  伴隨著信息化社會數據的“爆炸式”增長,大數據自然引起軍事領域高度關注。在未來戰場上,漠視數據就是漠視生命,克勞塞維茨所謂的“戰爭迷霧”在科技之光的映照下,必將極大地趨向彌散化,作戰較量進入相對透明的“精算時代”,乃智能化戰爭的大勢所趨。如何看待大數據的問題,就是如何看待未來戰爭的問題,軍事領域的數據之爭,絕不僅僅是作戰資源之爭,更是作戰方法之爭,作戰理念之爭。

  1、小戰爭,大數據

  告別20世紀兩場血與火交織的世界大戰,在顛覆性技術的催生與掣肘下,未來的人類戰爭走向小型化、隱形化及全域化。戰爭變小,數據變大,戰場變透,數據變精,戰法變活,數據變聰。恰如隱沒在海面之下的冰山一樣,看不見的數據才是未來戰爭真正較量的重心所在。

  戰爭變小,數據變“大”。從古代的自然中心戰到近代的機器中心戰,直到現代的信息中心戰或網絡中心戰,軍事技術進步與戰場軍隊規模之間一直存在著某種張力,軍事技術打擊力、防護力的提高傾向于限制戰場軍隊規模的擴張,而機動力、信息力的進步,則對戰場軍隊規模有正逆雙向影響。兩者交互作用的結果,使戰場軍隊規模在兩次世界大戰達到頂峰。技術重構戰場,反應在信息維度,就是戰場數據量急劇攀升。如在阿富汗戰爭期間,一次小型反恐行動,美軍的陸基、空基及天基全方位偵察系統運轉一天就產生了53T數據。戰術行動,體系支撐,如此量級的作戰行動與戰場數據,無論是對指控機構,抑或作戰人員,都是全新的考驗。

  戰場變透,數據變“精”。在以往的人類戰爭史上,對謀略的尊崇一直熱度不減,那些創造“以少勝多”“以弱勝強”“以劣勝優”經典戰例的將帥,一直是古往今來軍事界頂禮膜拜的戰神。在技術定義戰爭規則的今天,戰場正在變得透明,必將進一步擠壓在模糊中頓悟的謀略空間,戰爭需要精準設計、精準籌劃及精確指揮,這一切都離不開數據。數據承載信息,大數據能否消除“戰場迷霧”,關鍵不在數據多寡,而在于如何從大數據中挖掘出“精準”信息,進一步推測出高價值密度的情報,并以此作為軍事行動決策的依據。美國國防部近幾年不斷資助相關機構研發大數據挖掘分析系統及相關技術,其目的就在于為贏得戰爭打造“數據加工廠”,生產精準、優質、高能的數據,而不是海量、離散、無效的數據。

  戰法變活,數據變“聰”。技術創新與戰法創新,兩者相輔相成。大數據與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深度聯合,就能夠挖掘出隱藏在海量數據背后的作戰規律,從而使作戰運籌程式化、清晰化與標準化,而不是經驗化、模糊化與個性化。那么,戰爭到底是科學還是藝術?我們不妨把戰爭看作是一個連續譜,一端是科學,一端是藝術,隨著技術對軍事的撬動,在這個連續譜上,戰爭正在向科學一端移動,其背后的支撐之一就是數據變得越來越“聰明”了。如美軍在研發的“近傳感器計算”產品,以作戰平臺為依托進行數據邊緣高速處理,就增加了無人機作戰單元的“自主性”,使之可以在作戰體系中靈活地、能動地、聰明地對作戰環境做出反應。

  2、“數據-算法”大戰

  大數據能否改變戰爭規則,關鍵不在數據本身,而在于對數據的挖掘開發,如何在全域聯合作戰、全頻軍事行動中鏈接數據、激活數據并創造數據,日益成為制勝未來戰爭的要害。而這一切的秘訣就在于那只“看不見的手”——算法。

  算法鏈接數據。馬歇爾·麥克盧漢有句名言:“人們曾經以采集食物為生,而如今他們要重新以采集信息為主,盡管這件事看起來很不可思議?!丙溈吮R漢雖然沒有談論軍事、談論數據,但其對數據、信息與社會變革的洞見是極富前瞻性的。在信息化戰爭風靡全球之前,人們從來都沒有對數據、信息如此倚重。而如今,“除了等待變的,一切都已變了”,未來戰爭將是聯合作戰、全域作戰,各軍兵種的作戰體系獨立運轉必然產生大量分散數據,形成的“數據池”“數據井”“數據塔”倘若無法連通,勢必無法提煉信息,創造價值。因此,如何讓不同軍兵種作戰體系產生的數據匯聚起來、鏈接起來、流通起來,通過大交融、大分析、大關聯,以此來支撐全域作戰行動,這顯然是一個重要的科學問題。

  算法激活數據。在全域作戰、聯合作戰的大框架下,未來戰場將密布各類實時數據、偵察數據、指控數據、傳感數據,等等。大數據的全域分布顯然會給作戰行動帶來前所未有的復雜性,如何將數據優勢、信息優勢轉化為決策優勢、戰場優勢,考驗著算法這一幕后英雄。正是算法這只“看不見的手”,使戰場數據、信息變得有序、有譜、有效。特殊的信息規律決定了算法的絕對價值,好的算法能夠激活數據,使之產生真正的作戰價值。在科技主導的戰爭中,幾乎所有的軍事運行流程,都是由算法在幕后建立一種秩序。恰如主導社會經濟領域運行的推薦算法、分配算法、匹配算法、區塊鏈技術及相關算法、大數據處理算法及數據交易算法等一樣,在軍事領域的算法也將使數據產生價值,并貫穿于作戰全流程。

  算法創造數據。在傳統的戰爭中,作為一個封閉體系,戰爭主要匯聚、流通及利用的是物質與能量,這兩個基本范疇都有一個共性,那就是零和性。而數據和信息最典型的特點之一就是非零和性,尤其是在一個開放體系中,如何收集數據、挖掘數據、開發數據的價值,在信息化戰爭或智能化戰爭中,顯得尤為重要。算法,由于自身所具有的獨特性,使其定義的軍事系統也具有高自主性、高擴展性及高魯棒性等特點,由算法掌控的軍事系統,高效運轉、適時擴展、相對穩定。在這個過程中,完全可以通過創造新的數據和信息來優化軍事指控系統。而且,由于算法不會停止進化的腳步,隨著算法的崛起與驅動,未來的作戰模式也將會不斷升級。

  3、邁向智能化軍事時代

  在智能社會充分來臨之前,清晰地勾勒智能化軍事的模樣,必須借助科技的理性之眼,從“科技-戰爭”演進鏈條中推演未來的趨勢,如此涂抹出的未來戰爭色彩,才不會變色走樣。

  人機協同,共享信息。未來的智能化戰爭將是人機協同的戰爭,今天不斷刷新我們認識的軍用機器人、各類無人作戰平臺、腦機接口技術及“物理-生理-心理”融合技術等,都在傳遞著這樣一種信息,描摹著這樣一種圖景:人機協同,共享信息。如在《變形金剛》電影中,特戰隊員與掠食者無人機的協同作戰,就透露出智能化戰爭初級協同的作戰情景,當更豐富更智能的機器人走上戰場之后,人機協同將開啟全新的作戰樣式,到那時,沒有大數據技術支撐的一方,將無法掌握戰場的主動權,尤其是高度依賴數據安全的指控系統,將成為整個作戰體系的阿喀琉斯之踵。

  云腦控制,數據攻防。未來充分智能化的軍事體系,將有一個“大腦”隱喻的中心,分布式作戰單元通過云大腦鏈接起來,這個云大腦既是物理信息、生理信息及心理信息中心,也是軍事指揮與控制中心,同時也是顛覆性軍事技術研發中心,等等。多中心的耦合賦予了該云大腦核心的戰略地位,從而使其匯聚的數據本身成為對壘雙方的攻防中心,如何滲透、污染、破壞敵方的數據源、數據鏈、數據網,成為掌握戰爭主動的關鍵。古時言“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在未來的智能化戰爭中,或許將是“兵馬未動,數據先行”。

  智能主導,全域作戰。在未來的智能化戰爭中,數據、算法與人工智能密不可分。從某種意義而言,大數據之所以是“金礦”“密鑰”“銀庫”,關鍵在于有挖掘、處理及利用大數據的優質算法。準備未來的智能化戰爭,首先是思維的準備、觀念的準備,其次才是技術的準備、戰法的戰備。比如,從體能較量、技能較量到智能較量,確立智能主導的軍事價值觀,積極關注數據思維,探索大數據背景下的軍事訓練、軍事管理及指揮作戰等二階關聯問題,才能為贏得未來戰爭搶占先機。

       大數據在軍事領域具有十大方面的應用價值:提高軍事管理水平、豐富軍事科研方法、加速武器裝備面世、提升情報分析能力、引領指揮決策方式變革、優化作戰指揮流程、推動戰爭形態的演變、引導軍事組織形式變革、體系作戰能力大幅提升、提升軍隊的信息化建設水平。

上一篇:謹防國防大數據泄密風險

下一篇:動態丨運用大數據創新紀檢監察工作

国产精品高清不卡在线播放|欧美一级亚洲一级|亚洲五月天免费播放|永久免费午夜无码视频